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作家解读| 纪实文学| 记者观察| 强媒精品| 纪实讲堂| 报告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新书推荐| 作家访谈| 文学评论| 热书聚焦| 综合资讯| 文艺活动|
明星送祝福视频收费成产业?钟丽缇受欢迎,景甜报价15.5万!时间:2020-09-01  来源:  作者:木木  点击量: 核心提示

  想听周杰伦祝你生日快乐吗?想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轮番出镜祝你的公司、店铺开业大吉吗?想要喜提郑爽的口播视频广告吗?  这看似跟普通人毫无关系的事情,如今却成了商家明码标价的业务。在某电商平台上,不乏公开售卖“明星送祝福”“翻包”视频的商家。单..

  想听周杰伦祝你生日快乐吗?想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轮番出镜祝你的公司、店铺开业大吉吗?想要喜提郑爽的口播视频广告吗?

  这看似跟普通人毫无关系的事情,如今却成了商家明码标价的业务。在某电商平台上,不乏公开售卖“明星送祝福”“翻包”视频的商家。单条十几秒的视频,最高价被卖到30万。视频中出镜的明星,不仅有李一桐、郑业成等人气急升的小花小生,还有郑爽、景甜等高流量艺人,最近翻红的黄圣依、钟丽缇、金莎等姐姐也在备选名录内,只要钱给到位,似乎连成龙都能给你安排上——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据搜狐娱乐调查所知,明星有偿为个人或企业录制祝福或“翻包”视频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产业”。可在感慨明星们赚钱真容易、捞金的路子越来越野之余,业内人士也指出,其实背后的法律风险并不小,磨铁娱乐法务总监车圆圆就表示,明星此举有可能会被认定为代言人,如果产品出现问题,艺人也会受连带责任。

  

 

  Part 1:500个明星可送祝福?钟丽缇受欢迎,景甜报价15.5万!

  在绝大部分人眼中,明星们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和普通人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但如今电商平台上的“明星送祝福”相关业务却将明星与普通人联结在了一起,似乎只要你愿意付钱,就有大把明星等着给你送祝福。

  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明星祝福”四个字,会出现几百家出售此类商品的店家。最简单的版本,花50元左右,商家就会向你提供明星送祝福的高清素材,这些素材一般都是明星以往为自己的朋友送生日祝福或打CALL的视频片段,商家会将其中的祝福对象换成客户的名字,二改出售。技术好的话,还真可以以假乱真,让人以为杨幂、周杰伦都是你的朋友,给你送来了祝福。

  

 

  高级一点的版本则是真人录制,网店商家都宣称自己跟艺人有合作,网店宣传页也有一些艺人疑似送祝福的视频截图展示,当搜狐娱乐进一步咨询业务详情时,多个店家客服都给了微信号,让微信联系。随后他们在微信上提供了一份可录制祝福视频的明星名单。

  这份名单涉及500个艺人,其中包括歌手、相声演员、主持人、演员、乐队主唱等,他们大多是网友口中的“过气”或“十八线”艺人,但也有一些名字听上去很响亮的艺人,如成龙、吴京、景甜、李若彤、陈小春等等,还有最近翻红的几位姐姐,如金莎、钟丽缇、黄圣依等等。

  明星录制祝福的价格差距非常大,最便宜的是某不知名歌手,一条祝福视频300元,最贵的则是成龙大哥,一条祝福视频报价20—30万,大部分艺人的价位在几千到几万之间。其中“姐姐们”的报价都不低,钟丽缇报价3.8万,金莎报价6万,景甜报价15.5万,黄圣依报价25万!

  为了证实自己业务的真实性,商家向搜狐娱乐提供了一些艺人之前录制的视频案例,其中包含钟丽缇、金莎、柳岩、景甜等。其中钟丽缇似乎颇受欢迎,该商家朋友圈有多条钟丽缇送祝福的视频,而景甜也颇为敬业,妆容精致、端坐在镜头前祝某化妆学校越办越好,说完还不忘比心。

  商家表示,因为是真人录制,他们接单后需要跟艺人沟通档期,所以耗时比较长,差不多需要30个工作日。相比剪辑版的祝福视频,真人祝福视频适用范围更广泛一些,除了生日祝福、朋友结婚之外,还可作为商用,比如企业年会、开业庆典、发布会、招商会、促销会、洽谈合作等等。

  不过这类视频的限制也不少,商家规定此类视频只可在公司站内、店内、微博、微信公众号、朋友圈里宣传,不能在媒体平台作为广告投放,更不能私自加上“代言人”之类的字眼。

  

 

  Part 2:新兴收费视频业务?明星拍摄“特供广告”,35万可以“翻包”三个月

  在了解明星送祝福收费产业的过程中,搜狐娱乐还意外发现了不少明星另一新兴收费业务——“翻包”视频。所谓“翻包”视频,是指艺人在镜头前,以非常日常的口吻推荐某款产品,表示自己也在用,效果非常好,希望大家去购买。

  从商家提供的可拍摄“翻包”视频的明星名单中可知,不同于祝福视频大多是“过气”艺人录制,这类视频聚集了很多“上升期”的年轻艺人,如麦迪娜、李紫婷、柴碧云、陈小纭、吕小雨、毛晓彤、李一桐、郑业成、陈若轩、王安宇、牛骏峰等,也有像郑爽这样的当红艺人,以及最近人气颇高的“姐姐们”,如海陆、钟丽缇、白冰、王丽坤、陈松伶等。

  商家介绍,这类视频一般会提供几十秒的口播广告,一两张艺人与产品的视频截图或手持图,多数明星的价格在10万以内。但同真人明星祝福视频一样,商家也会特意备注此类“翻包”视频是“植入非代言”。想赚钱又想撇清关系的意思很明显了。

  在这类活动中,商家透露,有些艺人也会给对方自己的商业授权,商家提供的价目表显示,白冰3个月商业授权18.5万,麦迪娜全渠道授权6个月40万,郑爽3个月商业授权35万。

  随后,商家同样提供了一些明星此前录制的视频案例,其中包括尹正、李治廷、向佐、熊黛林、李一桐和郑业成,他们推荐了口红、散粉、按摩仪之类的东西。

  该商家透露,此类视频之前其实有很多当红明星拍摄,但很多拍过一次就被经纪公司叫停了,原因是“合同受限”。

  

 

  Part 3:靠祝福视频赚钱low or 物尽其用?

  去年,有几位“老艺术家”因为合影、卖字画赚钱的事情,惹来了网友们的群嘲,被吐槽说是“晚节不保”、“为老不尊”。可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当红明星出现在了上文中所述的这类视频当中,“送祝福”已经成为明码标价的商业行为,更俨然形成了一门新兴产业。

  而明星们为何会愿意拍摄这些视频呢?是真的想钱想疯了,还是受了工作人员的哄骗?背后的原因,其实也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① 少数艺人是被骗:工作人员夹带私货,赚取灰色收入

  艺人工作人员小陆对搜狐娱乐透露,如今艺人录有偿ID在业内已属常态,而这类活动还成为了某些工作人员牟取灰色收入的手段。

  “只要不和艺人代言的品牌有冲突,正常的ID艺人都可以录制。”小陆介绍,一般这种ID都是工作人员和商家提前对接好,趁着艺人跑通告带妆发的时候顺带就录制了,如果没有要求,艺人素颜的时候也可以录制。

  有的艺人知道能赚钱会同意,“只要艺人同意了,一切都好说,因为是工作人员拉来的活,艺人也会给工作人员分钱。”小陆说,“有的艺人并不知情,因为工作完了很疲惫,也不想管是什么,就想先录了再说,一些工作人员就会趁乱夹带私货,借此赚取灰色收入。”

  不过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言,一般这类活动都是一些小的经纪公司才会让艺人录制,“当红明星的ID一般都卡得非常严格,工作人员也不敢随便接,因为如果被粉丝发现了,会把工作室骂上热搜的。”

  ② 大多数艺人是自愿:艺人有偿录制是常态,大咖不在其中

  “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但大多数艺人有偿录制ID或祝福语已是常态,各家价格不一而足,主要考量的是对方企业的档次。” 另一位艺人工作人员对搜狐娱乐介绍道。他透露说,其实大部分出镜录制这些的明星本人对视频的内容和用途多少还是知情的,只要不太low就可以搞定——

  “如果给爱马仕录制,可能不花钱也给录吧,如果是那种乡镇养猪场,那可能给多少钱也不会录制,综合来看,越知名的企业或人,录制就越顺畅。”但基本上大艺人不会录制,因为不差这点钱,除非是家乡企业。

  该工作人员介绍,“翻包”作为新型推广手段,一般会被归纳在广告商务的范畴,逐渐成为艺人的业务之一,“就像很多知名歌手也会去乡镇或地产商那边演出一样。”

  

 

  Part 4:不是代言就不用担风险?律师打脸这种说法

  诚如上文所述,不管是祝福视频还是“翻包”视频,商家无一例外都着重强调该行为不是代言,但该关系并非是想撇开就能撇开那么简单。

  磨铁娱乐法务总监车圆圆指出,艺人上述行为法律风险主要看是否构成广告、进而是否构成代言人。如果明星在给企业录制祝福视频里,直接或间接地对企业的商品或服务进行了介绍、推荐,就可能构成广告。那在构成广告的情况下,如果明星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企业的商品或服务进行了推荐、证明,就可能构成代言人。

  明星祝福和“翻包”视频虽然标明不是代言人,但因为法律上理解的代言比我们日常行业里理解的狭义代言人的概念要广得多,加之对明星来说,有人气、有流量,个人形象对大众有较强的影响力,在实务中很容易被认为构成广告代言。

  在构成广告代言的情况下,《广告法》对于广告代言人的限制比较多,比如《广告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明文规定了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这四类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第三十八条规定了,广告代言人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等等。

  同时,《广告法》对于广告代言人的法律责任也进行了明确规定,比如对于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在虚假广告中作推荐、证明受到行政处罚未满三年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不得利用其作为广告代言人,这对于明星的商业活动来说会造成严重影响,所以,即使不违反法律,也要避免带来不必要的负面舆论。

上一篇:国家统计局:8月PMI为51% 制造业总体平稳运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