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作家解读| 纪实文学| 记者观察| 强媒精品| 纪实讲堂| 报告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新书推荐| 作家访谈| 文学评论| 热书聚焦| 综合资讯| 文艺活动|
诗人纪天然作品精选11首时间:2021-01-08  来源:  作者:木木  点击量: 核心提示

《坐落》我只愿活的不食人间烟火在高山顶峰坐落把所有尘埃归拢至脚下衬托我的巍峨当大风袭来我是麦田中永不陨落的天马当日夜交替我是众生中永远璀璨的宝石我不问你的理由归来或者离去我想你懂我把一千年当成一天来过所有的都是欢乐翠绿的晶莹的都是我只属于美好的我..

《坐落》

我只愿活的不食人间烟火

在高山顶峰坐落

把所有尘埃

归拢至脚下衬托我的巍峨

当大风袭来

我是麦田中永不陨落的天马

当日夜交替

我是众生中永远璀璨的宝石

我不问你的理由

归来或者离去

我想你懂我

把一千年当成一天来过

所有的都是欢乐

翠绿的晶莹的

都是我

只属于美好的我

《连光明我都感到刺眼》

终于连光明我都感到刺眼

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

终于我已经放弃寻找救赎

只贪图鲜血般的美酒

在噩梦中我睁眼

还是个噩梦

只是永远醒不来

不用睁眼

我也懂,

我已经变得足够庸俗。

《不该》

我找出了一千个不该爱你的理由

却没有一个能忘记你的方式

我找出了一千个星星

却找不到一晚不想你的夜

我不贪图救赎

我不期待堕落

一切都不可挽回的走向了荒唐

又拿什么点亮心脏

我想要一团火

刺破黑夜与一切肮脏

照亮今夜的我

与无数个爱你的我

《欲言又止》

不敢说了

又想说去说

我想找遍整个中国

去寻找明知道的玫瑰

她不属于我

又只属于我

《我用什么面对时代与H女孩》

这是一个长满了罂粟的国家

一株花结出的果

就能占领整片山坡

向阳而生的

都是卑鄙与龌龊

H我恨你

又不舍

这罂粟凋落

《凌晨1点45》

写多少诗

才能写到索然无味

说多少话

才能说到真的干脆

不想写了

可心中情感如大海波涛

不想说了

我眸中酿了一壶浊酒

《你为什么还相信宿命》

你为什么还相信宿命

相信末夏的最后一朵花

相信初冬的雪花

相信世界上有个季节叫深秋

我所拥有的幻灭

在此刻便是永恒

你所追求的永恒

在此刻变成幻灭。

我的幻灭

是这世界上所有都知道

却没有人揭穿

在此刻间永恒的谎言

你的永恒

属于智慧却不属于人间

在此刻间不停幻灭

婊子不会知道自己是个婊子

爱情也不会明白一切全都是爱情。

一切存在都与此刻间永恒

一切永恒都于此刻与此刻间幻灭

在这荒谬的整个世界

另一个我

你为什么还相信宿命

那存在于智慧,

却不存在于此刻的我。

《怒海狂澜》

绝境

究竟是什么模样

是不是有愤怒的海

是不是有灰暗的心

是不是星星

一颗接一颗从天穹滑落

埋葬于人间

绝境

究竟是什么地方

是不是宿命到了那

就该是消亡

是不是月亮在那看

便只是个星体

有着一张磕磕巴巴的脸

承受陨石碰撞

是不是到了绝境

溪水都开始滚烫

是不是迈入绝境

爱情都意想不到的变质成了仇恨

怒海不能听涛

心碎不能重圆

人类曾有群星闪烁

但到了绝境

土匪杀了王阳明

霍乱没放过甘地

也许地球只是个牢笼

天外还有个新世界

可没有了星星

那里不过也只是

一片新的坟墓

将月光埋葬

我听家乡的老人说

再没有饭吃绝境就到了

我吃的很饱

我感觉开始饥饿

无力感袭来

好像在最愤怒的海

我的心比岩浆更滚烫

海的水总是很冰凉。

《中午11点59分的本溪》

我在本溪

此刻11点59分

虽然已是深秋

但天空高悬的仍是烈阳

炙烤着大地江河与每个人

来自宇宙的光和热

照进了浩瀚星空

照进了寰宇九州

却偏偏

照不进我的心脏

此刻纽约

午夜23点59分

一座没有夜的城

新冠影响不了

人们最爱的灯红酒绿

在每个隐蔽的小巷

墨西哥人

向寻求标新立异的高中生兜售着毒品

在澎湃着荷尔蒙的酒吧

他们可以安然享受

摇滚,大麻还有性欲

新一天

悄悄走近

不管人们钟意或抗拒

新一天已经到了高潮

在酒鬼梦里

此刻伦敦

清晨4点59分

阴云般的空气

雷雨交加下的建筑

大街已经没有了人

有人还未睡去

有人猛然醒来

破晓已近

光明马上要

完整的再将世界纳入它的怀抱

马上又是一个白昼

多少人期待于

这个白昼财富自由

又有多少人于

这个白昼功成名就

阴雨冲刷了这座岛几千年

可又于光明和温暖

有什么关系?

这是中午11点59分的本溪

我的本溪

我在写诗

写过59分

写过12点整

写过这些时间

描写此刻我的空间

写出我的世界

11点59分

这一刻

本溪,巴黎,伦敦

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又和我

我的诗

不可分离

我与这一刻

所有的悲欢离合所交汇

我将这一刻

所有的期待与抗拒察觉

浮华世界

我创造出这唯一的孤舟

又紧紧抱住

我是现实的傀儡

我是诗的鬼

《雪原•一千年》

我推开了一扇门

门外

雪接管了大地

我走了出去

一阵寒风袭来

像刀子

割在了我的脸

我毫不在意

因为痛苦

摧毁不了

我的梦

我甚至期待

让寒风更加猛烈

因为这才是我的生活

就算让我脸鲜血淋漓

我仍不愿回家

迫不及待

我走向雪原

可当我踏上了这晶莹美丽的雪

我留下的

就只剩下了泥泞

我努力的将它们捧在手心

无声间

雪花融化

我只拥有了片刻

便重归一无所有

我将雪

揣在胸口

它们被我火热的心融化

从衣服缝隙间

它们流淌

只留下了

刻骨的痛和无法化解寒冷

我不想回家

我只想在雪原上站着

矗立千年

冰封我的肉体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的痛

冻结我的心脏

我的梦里依旧是关东山海

可这一些都不属于我

我的心

你为何火热?

难道是因为

我儿时的梦?

《提笔不是诗》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

就是想等一个机会,

我要争一口气,

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

只是要证明我失去的东西,

我一定要亲手夺回来。

仅仅凭自己的智慧

就将这世界

一切的

粗俗与平庸甩在身后

超脱于这一切

我渴望在未来,

通过达到极致的知识

获得那个

“我应有的社会地位”

即使一辈子

远离酒桌和人际关系,

也能得到尊重。

那时,

一个能够欣赏我

内在美的姑娘

自会从书中款款踱出,

与我共度余生。

纪天然本名纪登文,汉族人,2001年4月23日出生于辽宁省本溪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师著名校园诗人。2020年6月曾获得风格微型诗赛冠军。2020年10月15日,凭借诗歌《我在工作》获得雪巅诗歌奖一等奖,并被授予中国抒情诗人称号,2020年12月出任京华文学社社长,兼任社刊《京华文学》主编。并作为青年诗人作词家接受新浪网辽宁频道记者专访。

纪天然诗歌及其其他文学作品,多次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双拥,燕赵晚报,消费日报,环球日报,滕州日报,菏泽日报等报刊,杂志,官网。

并曾被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官网,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官网,辽宁师范大学微信公众号,中国数字文化集团官网(由原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改制而成)等文化教育组织官网选用

上一篇:《“贞舞”拍卖夺魁 盛典凝爱暖心》
 
下一篇:没有了